首页 > 财经 > 内容

小伙儿欲造评书界“德云社” 校园里开起“如梦令”茶馆

2015-09-23 09:13:26   来源:
        在河北科技师范学院内,有一家名叫“如梦令”的茶馆,每周四晚上,都会有传统评书表演。

        台上,演员身着大褂,手持折扇,边说边演;台下,观众茶几前围坐,嗑瓜子喝茶,笑声掌声响成一片。

        茶馆里,除了东家,从掌柜、店小二到评书演员都是在校学生,均无报酬。因为喜爱传统文化,他们义务在茶馆帮忙。即便如此,茶馆经营依然步履维艰,东家张佳亮表示,再困难,也要尽力坚持把茶馆开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 80后的东家

        一间不到60平方米的屋子,一张屏风,一排古典书架,八九张茶几,勾勒出一家茶馆的粗线条。

        东家兼演员张佳亮1985年出生,保定人,初中学过两年相声,虽然没有搞正儿八经的拜师仪式,但带他的老师也是专业的相声演员,说学逗唱,样样不落。

        读大学的时候,张佳亮成为学校相声社社长,经常参加学校的晚会。2010年,从河北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后,他跑到天津德云社应聘相声演员,对方给的一个岗位待遇是没有基本工资,观众点一场给50元钱,张佳亮心想自己是“纯不知名演员”,一个礼拜也不一定会有观众点一场,还是撤吧。

        之后,张佳亮做过广播电台播音主持,当过语文老师,但给他带来真金白银的是写书,大学毕业后,他一共写过3本书,都是悬疑小说,每本书给他带来了10万元钱的收入。

        去年10月,张佳亮回到秦皇岛,从自己的写书收入中拿出7万元钱,开了“如梦令”茶馆。

        “之所以把茶馆开在学校里,是想借助校园的文化氛围保护,不让茶馆变味,你看现在外边的茶馆,都改成麻将桌了。”张佳亮说。

        出于对传统文化的喜爱,张佳亮跟学校的相声社一直有联系,去年冬天还在茶馆里办过相声评书“花场”。当时反响很好,在朋友的提议下,从今年3月开始,每周四晚上,“如梦令”茶馆都会有评书表演。

         90后的演员

        茶馆里的演员,除了张佳亮,还有王頔和李备。

        在4月24日的演出中,老家黑龙江,今年在燕山大学计算机专业读大二的王頔第一个登场。小伙子一米八多的个头,1994年出生,身材魁梧,身着长袍,手拿折扇,以一句定场诗开始当天的评书。虽然没有经过专业学习,但是打小就喜欢听评书,没事就照着广播和电视上的跟着练,现在是燕山大学相声社的社长。每周六,他都去幸福咖啡馆演出,还可以有点小小的收入,“也算是半个职业演员”。

        第二个出场的李备,也是一名90后,河北科技师范学院二年级在读,河北邢台人。家里搞文艺的比较多,从小就受传统文化熏陶,姥爷有一间屋子,里面摆满了锣鼓笙箫,本来姥爷打算培养他对传统乐器的兴趣,但小李备表示太闹,还是喜欢说相声的,没事自己就练练,大学后加入了相声社。跟王頔坐着表演不同,李备表演时一直站着,动作夸张,声情并茂。茶馆也吸引了不少学生,当晚演出,有不到30名观众。

        刘浩飞是燕山大学大三的学生,当天和几个同学跑来听评书,“从贴吧里看到演出的消息后,就和几个同学来坐坐,虽然气氛同样热烈,但跟酒桌上的闹闹哄哄不一样,这个雅一点,酒桌上比较俗。”

        困境中的坚持

        在茶馆听评书不收门票,茶馆的收入来自于观众点茶和小吃。茶分档次,便宜的15元一壶,贵的不过30元,无限续水。

        价格不高,来茶馆的学生也不是都会有消费,有的只是来茶馆坐会儿,即便这样,仍然会给他们奉上一杯白开水,“能来这里,说明学生们对传统艺术还是有好奇心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虽然每天来的客人不算少,但茶馆的财务状况并不好,茶馆运转,依赖张佳亮的书稿费,“第4本书刚刚写完,正在跟出版商谈价钱,茶馆每天都在赔钱,能不能开下去就指它了。”张佳亮笑着说。

        每天为房租和水电费伤脑筋,张佳亮一度想放弃,但是让他受到鼓舞的是,茶馆的所有工作人员都是在校生,义务劳动,不要报酬。“完全是出于对传统文化的喜爱。”大一的小赵,没课的时候就会来帮忙。“就是为了他们,也要坚持下去。”张佳亮说。

         有时来的客人了解到茶馆的现状,也会关照一下,一套用来招待贵宾的茶几和茶具是一个来这里喝茶的老师送的。“还有那颗‘玉白菜’,那株绿萝,好多东西都是来这里的顾客送的。”张佳亮说。

        现在茶馆多开一天就赔钱一天,但是让张佳亮想不通的是,仍然有几个人跟他商量能不能入股,尽管张佳亮将财务现状如实告诉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 张佳亮到底没有松口,想一个人先支撑下去,“怕其他人入股后,茶馆经营理念自己做不了主,会变味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说大点,是为了弘扬传统文化,说评书的人越来越少,不能眼看评书消失,相声界出了德云社,评书界还没有这样的现象。”张佳亮说,“茶馆能生存下去,甚至能发展成连锁,我就是先驱,做不下去了,我就是先烈。”

        本报记者 牛煜辉 见习记者 张励志

每日推荐

0.0332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