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产经 > 内容

终于知道父亲安葬地址 王清和烈士女儿无比欣慰

2016-02-13 14:51:07   来源:

本报记者 ∵梁桥 ∵实习生 ∵张佳斌

“终于知道爸爸葬在越南的什么地方了。”50岁的王晓会深深呼出一口气,“如果妈妈在天有知的话,也能欣慰了!”9月24日上午,在海港区小李庄村内的一间普通平房里,挂在王晓会一家人心头近半个世纪的“问号”如今终于变成了“句号”。而一个多小时的见面时间里,王晓会和妹妹王晓堂的泪水一次次滑落脸颊,深深的悲伤与思念之情也刺痛了在场的每个人。

他戴着大红花光荣入伍

“为了父亲,我们一定要过去一趟。”很多人并不知道,其实王晓会姐俩的家在唐山迁安,听说《秦皇岛晚报》报道了父亲王清和在越南的具体安葬地,并一直在寻找她们后,24日早晨不到8点,她们便从唐山赶到了秦皇岛。

小李庄村是姐俩的舅舅李文友的家庭所在地,因为李文友和王清和生前有些交集,她们也希望舅舅多提供一些父亲生前的情况。

“父亲长着一张四方脸,双眼皮,一米七多的个头,在当时那个年代应该属于又高又帅的。”王晓会说,父亲去世时,自己才3岁,父亲形象都是后来翻阅家里的老照片看到的,而每张照片几乎都是穿着军装的。

军人,是王清和的身份,1959年,在当时青龙县三岔口公社前炕峪大队,王清和光荣入伍了。

“我只听我妈说,父亲入伍时还是她给戴的大红花。”王晓会说,带着大红花去参军,当时不只是家里人,整个村子都替父亲自豪。

“记得姐夫后来提干了,差不多每年春节左右能回一次家。”李文友说,姐夫人特别好,待人实诚,答应别人的事哪怕为难自己也要做到。

“我喜欢军装,当时希望姐夫也能给我带一身回来,但姐夫说部队管理很严,军装必须以旧换新,大家手头上的军装都是很有限的。”王清和虽然那么说,但那一年他还是给李文友带回了一身新军装。李文友补充说:“并不是因为我是他小舅子,他对别人也这样热心肠。”

“援越”两个月牺牲在战场上

王清和是个苦命人,他的父亲很早就去世了,家庭重担几乎落在他一人身上,随着他入伍提干后,家庭状况才逐渐有了好转。

1967年,对于王清和家来说,这是悲喜交加的一年。

“我是那一年阴历二月出生的,当时父亲还没有到探亲假。”王晓堂回忆说,母亲给父亲写了封信,父亲的答复是特别高兴,他说春节回家后一定要好好看看自己的二闺女。

然而,一向说话算话的王清和却第一次“食言”了,这一次,他连向家人亲口解释的机会都没有。

就在同年10月,王清和的母亲去世,王清和的爱人李素芹再次给王清和寄去信件,然而却没有了回音。直到有一天,噩耗从远方传来。

“您丈夫在中越边境执行任务时光荣牺牲。”当年冬天,部队来了一群人,把王清和牺牲的消息告诉了李素芹,而当时她就哭昏了过去。对于这个家来说,王清和的离世等同于天塌了。

1967年12月,虽然知道了王清和的大概牺牲时间,但多年来,李素芹和两个闺女始终不知道王清和葬在越南什么地方。

希望到父亲墓地去扫墓

王清和去世后,受生活所迫,李素芹带着两个女儿离开青龙,定居唐山迁安。

当年在青龙时,当地民政部门还给生活补助,但到迁安后就停发了,政府部门给出的解释是和户口所在地有关。因为生活补助停发,李素芹就给王清和生前部队写了一封求助信。

“部队给我们带来了新书包和钢笔,还表示要把我们姐俩接到部队去,由他们供我们学习和生活。”王晓会说,但妈妈舍不得她们而婉拒了部队的好意。

王清和牺牲后,部队没有忘记他,而作为家人,她们更是把思念深深埋在心底。

王晓会说,母亲在1999年去世,临终前,她嘴里还在唠叨着:“要是知道你爸葬在哪该多好,有机会一定要去给你爸扫扫墓。”

对亲人的思念,不会因为时间而冲淡,母亲的遗愿也是王晓会姐妹俩多年的愿望,这些年,她们也一直惦念着父亲的事。“真的很感谢晚报,让我们了却了一桩心愿。”王晓会坚定地说:“以后要是条件允许,我们一定去越南给父亲扫扫墓。”

每日推荐

0.0449s